红灯唱罢
陋巷闲人

写手问卷

今天抽时间回老家就一直在忙,闲下来寻思着赶快写了,要不心里头欠着怪不舒服的。

感谢@栗子 的点名,给你比心,有一说一,挺开心的!

回答一下那个问题,写文哪有什么感情!哈哈哈哈……不过是没事儿闲的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讲别人的故事罢了。


笔名以及由来


笔名用过两个吧!原来叫“笙歌”,还是我很多年前混贴吧的时候。当时小,随手起的,有句话叫什么“何处繁华笙歌落”,小时候卖弄文辞还非主流,喜欢这句话就用了。

后来认识一个姐姐,她赠给我一句话“于君之愿,一世长安”,我取首尾,叫于安。也希望自己,能一世安康。


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?那之后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?


写小说的话,...

ABO(一)

非典型abo,主要是我还不太会写……

——

天已经很暗了,黑漆漆的云压下来,堵的人近乎喘不过来气。

郭德纲发情了。 

勾指成誓

答应@寒不改叶 大宝贝的点梗甜饼版!延续了前几篇甜饼的风格,希望喜欢!

——————

夏夜有着一天之中难来的清凉,只剩下一两个不知疲倦的蝉趴在窗台上嘶鸣着,划破星光点点的夜空。

于谦裹着夏夜的清凉从片场出来。终于到了杀青的日子,推去了酒局应酬,于谦想了想,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。

公寓门前车灯骤闪,郭德纲假寐未深,见着这打灯的便知道是爱人回了家。他还裹着棉白的睡衣,扑腾了几下从床上下来。

“谦儿!”郭德纲眸子里带着惊喜与欢愉,他扑去于谦身上,被于谦展开双臂一把抱住。于谦像在安抚小动物,摩挲着他头顶。“想你了。”郭德纲又添一句,就往于谦怀里蹭过去。

“哪儿想?”于谦的手顺着...

长期开放点梗,内容不限,字数不限

拿你们的奇葩点子来轰炸我

这次是真的!我一定会写!

记得给我个面子昂

另:

我不写肉

只写于郭


【来电狂响·身份】

#鱼进锅白色情人节联文活动#

郭德纲接到的第35个电话

致敬一眼就猜出来的欢欢小朋友!

——

凌晨四点,郭德纲接到一个电话。

他惺忪着双眼去接话筒,“喂,谁啊?”

他本还困着,带着浓重的鼻音。而接下来传入耳朵的句子却把他的困倦之中拉了回来。

“爸,早上那边来信,师父走了。”

郭德纲的电话一直没有挂,话筒从他的手中滑下去。清晨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他的眸子里,话筒撞地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隔外响亮。

“哪儿呢现在?”

“都说是伤寒死得,我问祥子了,他说是……打死的。”


郭德纲到劳改场的时候,已是午后。还未下车就听见狗叫,吵得人心烦意乱。郭奇林先下车,见那几只狗...

【来电狂响·年少有为】

#鱼进锅白色情人节联文活动#


郭德纲接到的第九个电话


——


凌晨四点,郭德纲接到一个电话。


他还在熟睡,手机屏幕亮着,在黑暗里束成一束光直直打进他的眼睛里。还有那无比刺耳的震动铃声,搅得他心烦意乱。


是于谦。


他挤了挤眉毛,平复了下情绪,按下接听。传入耳中的是意料之外的遭乱与嘈杂,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。郭德纲被搅得心悸,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是谁,就被那边急匆匆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
“打通了打通了!!”


“喂喂,是那个郭德纲吗?你有个朋友在我们这儿晕倒了,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…”


等郭德纲赶到的时候,于谦已经进了手术室。那明晃晃的三个大字戳进郭...

【叶问/张永成】26字母(上)

Announcement(宣告)


叶问和张永成的婚礼办得风光异常,张永成数着厚达千页的记录簿产生了深深的疑问。她有同叶问讲过多次有关婚礼的事儿。

“阿问,我不想太闹啦!”

叶问总是不说话,张永成还当他默许来着。直到后来全佛山人都来参加他们的婚礼,张永成才知道受了骗。

“我只是觉得几个人的婚礼没意思嘛!”

叶问还委委屈屈。


Behave(行为)


全佛山都知道叶先生和叶太太是性格相仿的两个人,平时做的事儿也都差不多。

叶先生每天喝喝茶吃吃饭练练功,再陪叶太太上上街;

叶太太每天喝喝茶吃吃饭上上街,再陪叶先生练练功。


Celebration(庆祝)...


坠落

重度ooc

Be预警

(1) 

醒目

挂个微博

所有文都在↓

@于安安安安 


《薄雪留白》


1 / 6

© 于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